深圳“的哥”月入为何近万:这场会议介绍了出租车改革全部重点 - 惠州出租车票务网
 
 

产品分类

more联系我们

  • 惠州出租车票
  • 联系人:信用卡服务
  • 电 话:1
  • 手 机:1
  • 传 真:1
  • 邮 箱:请联系微信
  • 网 址:#
  • 地 址:北京

深圳“的哥”月入为何近万:这场会议介绍了出租车改革全部重点

发布日期:2020-01-05 10:11:10
原标题:深圳“的哥”月入为何近万:这场会议介绍了出租车改革全部重点 在网约车的巨大冲击下,深圳市的巡游出租车行业却出现了两个“逆势上扬”: 巡游出租车数量从2015年的16165辆增长至21789辆,增加运力投放近35%;巡游出租车司机月收入从2016年的6600元左右增长至2019年8月的9782元左右。 在8月31日举行的第二届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上,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钟朝晖介绍了她最近调研获得的数据。研讨会由中国交通报社主办、嘀嗒出行承办。 “运力大幅增加使扬招变得便捷,于是扬招打车的人多了。由于车型等级提高、车辆舒适度提升,于是政府调整了出租车价格。由于价格提高,驾驶员的收入得到大幅提升。”她说。 2016年7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提出了改革经营权管理制度、健全利益分配制度、理顺价格形成机制、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等改革内容。 但到了2018年,交通部一位主要负责人曾指出,出租车运价结构不合理,价格调节机制僵化等问题长期困扰行业发展,司企平等协商及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分配机制尚未建立,行业服务质量仍未达到改革的预期。 又一年过去了,出租车行业各项改革进展如何? 路边打车不会消失 研讨会上,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城市交通处处长孟秋介绍,截止到2018年底,巡游出租车占整个全国城市客运量的28%。即使近年来网约车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快速发展,巡游出租车提供服务的客运量仍然占据了出租汽车行业总客运量的70%以上。 然而,巡游出租车一些主要指标却在下滑。2018年,全国共拥有出租汽车138.9万辆,同比减少约7000辆;年完成客运量351.7亿人次,同比减少13.74亿人次。 巡游出租车市场出现萎缩,但与会人士认为,扬招的打车方式并不会消失。 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认为,随着城市拥挤,越来越少的道路是允许停车等人的。 “所以你发现,在CBD等城市繁华地区,扬招的用户体验比网约好很多。所以由于城市道路的格局,扬招永远不会消失。” 事实上,按照每万人20辆出租车的国家标准,目前只有北京、上海等少数城市达标。这意味着城市出租车运力长期不足。 “政府主管部门应该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监管的重心可放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加强出租汽车经营权管理,逐步实现无偿有限经营权制度。其次是促进巡游车转型发展,优化巡游经营和运营模式。改革巡游车运价管理,提高巡游车驾驶员的吸引力,提升出租汽车行业服务质量。”中国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行业协会副会长郑小平说。 那么,这两方面的改革进展如何? 灭火天价出租车牌照 出租车牌照一度是稀缺资源,在数量管控下,很多城市的出租车牌照,即出租车经营权甚至高达上百万元。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不得再实行无期限制。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既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在期限内需要变更经营主体的,依照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办理变更手续,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虞明远介绍,截止到目前,全国有70%以上的城市已经实现了期限制,其中有14个省,70多个城市已经进行了一些经营权有偿使用费的清退。 一些地方探索了较好的经验。浙江各市已经全面取消经营权的有偿使用,并且已经退还剩余年限有偿的出让金。重庆全面实施了巡游出租车经营权无偿使用,将2万多辆巡游车退还了经营权有偿使用费,超过8亿元。 西安市交通运输局出租汽车管理处处长王健介绍,西安市在2000年左右实行了经营权有偿有期限使用,一直延续至今。2016年以来开始推进经营权无偿有期限使用。 他介绍,财政一次性退还了已收取的900余万元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存量经营权从2018年6月全面实行无偿使用。新增经营权一律无偿使用,并且明确新增经营权一律不得转让。 此外,西安市还规范个体工商户原有经营权转让,明确规定除几种特殊情形之外,经营权不得转让,从而使虚高的出租车牌照价格逐步回归理性。 出租车价格更加灵活 出租车价格僵化是行业长期存在的顽疾,出租车调价要听证,程序复杂、决策时间长。同时,出租车又关系民生,出租车价格调整动辄引起“打车难”呼声。 目前,多数城市巡游出租车实行政府定价,少数实行政府指导价。 孟秋在研讨会上表示,鼓励有条件的城市积极探索实行巡游出租车政府指导价,建立常态化的出租车运价评估、论证和调整机制,充分发挥运价调节市场供求关系的杠杆作用,推进巡游车价格根据市场变化调整。 2019年7月,交通运输部、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深化道路运输价格改革的意见》(征集意见稿)指出,要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出租汽车运营成本、居民和驾驶员收入水平、交通状况、服务质量等因素,按照规定程序,及时调整巡游出租汽车运价水平和结构。 在地方层面,一些价格改革已经启动。虞明远介绍,陕西、内蒙古明确巡游车的运价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浙江省物价局将巡游车的运价分为基本运价和非基本运价,基本运价由政府定价,非基本运价由协会来进行动态的调节。湖南、四川、义乌、天水等地,实行了“现有运价+重大节假日特殊服务价格”,在法定节假日期间可以进行运价的上浮。 他还介绍,深圳市运价调整以后,驾驶员的营收增长了13.35%。广州对低速运行、夜间附加和返空里程进行了结构性调整以后,司机每个月的营收普遍增长了2千多元。 被拓宽的巡游车商业模式 巡游出租车改革的重头戏还是利用互联网技术的转型升级。 郑小平介绍,目前巡游车的空驶率还在45%左右。网约则可以有效解决空驶问题。他介绍,2017年全国被调查的137万辆出租汽车中,全程开启打车软件的司机已占59.7%。 除了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单,通过互联网甚至物联网技术对巡游车进行改造,成为近来的新趋势。 “巡游车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它没有用户,司机每一单接到的都是新用户,以至于获客的成本没有办法通过长期的运营实现下降,更没有办法针对新老用户、自己付费还是企业付费用户、重度还是轻度用户做针对性的营销和市场运营。”宋中杰说。 王健介绍,西安市与嘀嗒出行共同推出了全国首个出租车智慧码,整合了车辆、驾驶员、银行账户、移动支付、计价器、实时定位等多维数据,乘客上车后一次扫码即可实现费用预估,形成实时查询分享、服务评价与投诉、聚合支付、使用多种出行工具等功能。 虞明远也介绍,深圳市推动应用车载智能终端,具备智能计价、智能签到、实时监控、电子支付、信息匹配等功能。 “通过互联网产品能够扩大巡游车司机的收入。”宋中杰说。 比如企业用车是很大的市场,但是巡游出租车市场占有率是零。“所以,我们推出了出租车的企业用车,无论是用网招还是扬招,都可以用企业的账号去支付,而且节省了企业打出租车的报销的流程和成本。”他说。 如今,很多城市变得不支持巡游出租车拼车了,一个核心问题是线下拼车有大量的用户投诉,因为司机没办法判断两个拼车的人线路匹配度多大。“通过大数据就可以明确判断两个拼车的线路匹配度,所以大大提升用户的满意度,同时提高司机的收入。”他说。 “巡游车也要对标网约车的服务模式,实现巡游车线下订单具备顺路合并、司机顺路接单、乘客网上排队等功能,不断优化乘客的体验。”郑小平说。 逐渐减少的“份子钱” 网约车对巡游车带来的一个关键性变革是司机和公司的利益分配方面。我国巡游出租车长期实行承包经营,即司机按月向出租车公司交纳“份子钱”的做法。但网约车普遍采取提成制,即平台对司机每笔订单提取一定比例。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要利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构建企业和驾驶员运营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 芜湖利用物联网技术将计价器、GPS、巡游车平台APP连接起来,完成了对线上线下订单的全数据采集,实行弹性定价机制与订单分配机制,构建了企业与驾驶员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经营模式。 上述指导意见还要求,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根据经营成本、运价变化等因素,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现有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过高的要降低。 深圳就由原来政府统一制定“份子钱”标准,改成协会与企业、司机共同来协定、动态调整。目前全市燃油巡游车每个月“份子钱”降低了1—2千元。杭州出租车企业的承包金降幅超过30%。海口出租车驾驶员每年可享受免一个月承包金。 “随着信息技术的应用,已经可以把原来单一的、比较僵化的‘份子钱’改成与网约车相同的收益分成方式。要充分利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结合车载终端的升级改造,来探索试点这种清分模式。”虞明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