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上的寻人启事 - 惠州出租车票务网
 
 

产品分类

more联系我们

  • 惠州出租车票
  • 联系人:信用卡服务
  • 电 话:1
  • 手 机:1
  • 传 真:1
  • 邮 箱:请联系微信
  • 网 址:#
  • 地 址:北京

的士上的寻人启事

发布日期:2019-06-08 09:31:37
  陈汉莉   “去鹿城文化中心。”从车站出来拦了一辆的士,我头也没抬,丢给的哥一个地址,继续我的电话。   “对不起,大姐,我不认识路的。”   晕,我这才从手机上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位不认路却坦诚的令人可敬的的哥。   白皙,消瘦,斯文,戴着黑框眼镜,看样子二十刚出头。   我是个地道的路痴,自驾不敢上高速,方向不知辨南北。鹿城文化中心去了不知多少次了,每次打的来去,从来就没记住经过的路线。   “那,黎明中路你知道吧,到黎明立交桥那边,我就知道的。”   “黎明立交桥,我好像……大概知道的。”   好像?大概?居然还有比我还迷茫的。我顿时好奇心大起。   “你是新手吗?”   “是,才开不到一个星期。”   “哦,难怪。没关系,我不急,你慢慢开好了。”   于是,那个小的哥投来感激的目光。   然后,一路慢慢开,就慢慢聊了起来。   “你是哪里人?”   “陕西。”   “多大了?”   “二十五。”   “这么远,一个人过来的?”   “和我堂哥,还有……”   停顿了一下,他突然转过脸来,因为紧张而轻颤起来。   “大姐,求你一件事行吗?”   “什么事?”   我顿时也紧张起来,才几分钟的时间,这个样貌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孩难道就想利用我的友善?不会是个骗子吧?   我刚上车的时候接到那个电话,是闺蜜打来的,她前段时间从苍南到温州办事的时候遭遇一件换假币的事,那个平日里大大咧咧泼辣的女人,那一次居然被人家蒙了八百块钱,最后还晕乎乎被扔在马路边。而这姑奶奶居然是个不大不小的会计师,一个从业十几年的专业财务人员,偏偏就遭遇这辈子最为耻辱的事,假币!   刚刚还在提醒我呢,别说,这些骗子手段层出不穷,这一次不知是哪一招。哼哼,这条路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走,但这青天白日的,大姐也不是你白叫的。   我心里发慌,但我还是沉住气。顺手摇下了窗玻璃,把手袋紧紧抓在手里。然后,我微笑着望着他,鼓励这个年轻的的哥继续说下去。一边心里暗想,也许要说遭遇地震,火灾,还是……顿时,只觉得打小就看了建国时期拍的无数部黑白电影里,那些所谓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以正直正义的勇气,与反动势力抗争的陕北汉子们的光辉形象,自小就在我那时幼小的心灵里深深扎下了根,30多年的根基,这一刻却在这局促的空间里,在这个轻颤的男孩面前,在这句简单的央求下,迅速暗淡无光,瞬间灰飞烟灭。   “我女朋友不见了……”   一声近乎叹息一般的低吟。   这一声叹息,随着一份无奈和哀伤轻轻飘落,让我原来高度戒备的心一下子竟瘫软了下来。   “她离开我了……”   望着他镜片后黑白分明的眼眸,我轻声问:“为什么?”   “她不要我对她好。我不想她离开,她不爱我也没关系,只要让我像以前那样对她,可她离开了,换了工作,我找不到她了。我真的很伤心。”   他喃喃说道,一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大姐,你经常到温州来的吧,你如果有看到她请转告我好吗?”说着,他递给我一张照片,“这是她,她叫阿华。”   我看了一眼那个女孩,清秀而朴实,但这样的女孩在温州千千万万的外来妹中是实实在在普普通通,也许就混迹于酒楼,理发店,洗脚店,大排档……   “嗯,我记住了,看到她就和你联系。”   “谢谢你,大姐。”   惠民路,到了。   我下车,微笑,点头致意。小的哥深深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然后,调转车头,慢慢驱车离开。   我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车流之中。   时间过了快一年了,我往返市区几十次,却再也没见到那个小的哥,这么久了,不知如今的他是否还在车上登他的寻人启事,他对温州的道路应该很熟稔了吧,也许他也已经找到他的阿华了吧。他的脸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但一个外乡男孩的泪在那个午后滴落下来的场景依然清晰,因为爱情烧灼的痛苦而清澈晶莹,这些日子回想起来依然温柔地漫过我那日渐荒芜的心田。